action.

一将功成万骨枯

随笔。

倒着活一回#红/禁书#五月#季馥
歌词来自于《国境四方》
BGM推荐:Victory-Two Steps From Hell

《永恒之约》

  “我愿生而彷徨。”
  额上有热血滴坠,炸在鼓面上溅出一朵狰狞的花。头顶锐利冰冠滑落,浓艳污血上攀出无数裂纹,染脏这一顶纯白的新雪。
  记忆如腐朽阁楼般坍塌,止步于阴谋、战火和夺权。抬手下意识想拭掉拦住视线的惨红。
  猛然一怔。
  精致盔甲混含着阴云中破出的冷光,映出千万战兽嘶鸣,骑士挥斩。
  错愕眼神被利器斩断,猝然收回,只觉得哪怕就一秒,也是被捏碎喉咙的痛楚。踉跄起身,把残破不堪的战鼓环在臂中,吃力地拔出王剑缓缓前行。
  大陆上纷争不休的战火,在暴雨怒吼着抬斧劈下之前,温柔地合上了女神的眼睛,透出乌云的最后一束冷光也销声匿迹。
  连她都不愿笃信战争,可女神已经沉眠,当她再次俯瞰这疮痍大陆时,会有游吟诗人口中的神迹吗?
  遮天箭雨蹿着焰尾刺来,被烽火沾染的面容因泪水而硬生生划出两道洁净。
  这是权力欺诈的修罗场,也是守灵人的埋骨乡。
  被血污住的左眼刹那清晰,恍惚间有鸦羽沿路碎裂,摔成刺眼光点向上漂浮。
  无惧以生命献祭,博得这永恒梦境。

  “我愿生而动荡。”
  站在城中圣火塔上凝视冰封王座,剧烈的咳嗽冲破胸膛,一丝猩红融入漫天苍雪,抬起手腕挡住飘零的亡魂,火红发丝荡过脸侧,发梢飘在虚无中,宛若最轻的游絮,却也承载了王跌落神坛的重量。
  对着捧起的双手呵出一口冷气,化出四把晶莹剔透的袖珍匕首,萦绕的温润光泽呼吸般明灭。
  赤足踏空,炸开一簇簇冰刺,携伴着蛰伏风雪向着不再对王座跪拜的叛党们奔袭而去。
  有彪炳权臣冷眼旁观,蔑笑鼓掌:“困兽之斗。”
  可死亡先于重生,时光凶兽挣破囚笼。
  滚烫的鲜血将会把王座解冻,地狱的丧钟敲响由死到生的旅程。即使蝼蚁们向神祈求,也不配再当神的裙下走狗。
  背叛者撕开面具的伪装,扭曲着丑恶的嘴脸桀桀大笑。
  站定转身,向着阶下涌动而来的战争机器们,粲然回笑。
  这一日,吾王身死于王朝更迭。
  这一日,吾王沉眠于永寂苍雪。

  “我愿生而你便是我的王。”
  大陆曾倾地精全族之力在天神之门旁建造十位英雄像,通天伫立,首位英雄像在日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。
  扬颈一声悲鸣,重重跪在玉阶上,终于失声痛哭。双手叠在额头上,向着远方记忆处匍匐,绝望成一种坚不可摧的信仰。
  满怀滔天恨意跪坐直扬手拦在前方,一字一顿∶“赐蝼蚁再上前一步。”
  众人噤声,无人越敢雷池。
  夺权者皱眉发问∶“薇薇加尔,你甘愿等一个死人?”
  浓浓污血灼蚀坚冰,迸出奶白的雾气缭绕四周,变成巨大无比的手掌,在自己平摊双手猛然抓握的同时,拍碎了生与死的大门。
  “我在等一个约定,一个永远也不能将我从梦境中唤醒的约定。”
  轻飘飘的声音还来不及落地。
  而英雄,推棺归来。

  那一日,吾王加冕于生死动荡。
  那一日,吾王握权,一剑封疆。

评论

热度(2)